顶点小说网 > 借钱大王 > 第四章 秦飞羽

第四章 秦飞羽

作者:破钟隐山门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顶点小说网 www.23wx.la,最快更新借钱大王 !

    “飞羽殿下中了毒将一箭?”

    严梁艰难地开口,等到他看见李小宽微微点头后,顿时整个人仿佛失了魂一样。

    一时间竟然像一个无助的小孩一样,痛苦地抱头蹲下,无声地嚎啕大哭。

    “我们飞羽军”

    “等了七年,找了七年”

    “这些年一直在忍。”

    “秦人志士为国捐躯赴死的时候,我们忍了。他国刽子手向我们至亲举起屠刀的时候,我们也忍了。甚至他们发出绝秦令,大肆屠杀无辜百姓的时候,我们还是忍了。”

    “这一路走来,改头换面,隐姓埋名,遇到人嘲笑侮辱大秦也不能发作。只能偶尔偷袭一下驻军泄愤,但也不敢有什么的大动作。

    因为我们要为飞羽殿下的复起保留力量。

    因为我们相信,凭借飞羽殿下的才智,我大秦必将重新崛起!

    只要飞羽殿下还在,那我大秦就没有亡!

    届时我们秦人将向四国举起复仇之剑,而我飞羽军,便是其上最锋利的剑刃。”

    “但是!”

    严梁双目猩红,猛然抬手掐住李小宽的脖颈,盯着他的眼睛,咬牙切齿地将喉咙里的字一个一个给挤出来。

    “现在你却告诉我,飞羽殿下已经已经”

    严梁此刻心里虽然极不愿意承认,但是他也深刻地明白中了毒将一箭意味着什么。

    当代南郭王是出了名的废物国王,不喜朝政,声色犬马,昼夜荒淫,但是南郭在他手下国力非但没有衰退反而不断增长,只因其麾下有三毒士——毒相、毒将、毒姬。

    毒相主内政要务,毒将主对外战争,毒姬则掌管着南郭最大的地下情报机构,三人能力极为出众且无不心狠手辣。

    毒相主政后在朝从无政敌,南郭大小政务事无巨细在其手下全部井井有条,外人几乎挑不出一处不足之处。虽然有时也会有些不平之声,但是这些声音很快就会消失。

    毒姬,除了是南郭最大情报机构的头目之外,一手易容术也使得出神入化,据传她拥有千张面孔。虽然没有人见识过她真正的面容,但是她却是公认的南郭第一美女。没有别的原因,只因为传闻她第一次入宫的时候,南郭王一连一月没有参与早朝。

    毒将则是南郭第一大将,打了许多以弱胜强的打仗。最为出名的一战是以反间计配火计,率领三万人全歼东號五十万大军。在若干年前,他在金元大陆的名声,甚至比肩曾经的秦国兵圣秦广,只是因为他带兵打仗时有个习惯,就是不收降俘,不留活口。每攻下一座城池,就会把整个城里的人,不论男女老少全部杀光。在他眼里人命甚至不如草芥。除了计谋过人,他的个人战力在整个金元大陆都排得上号,而要是论杀人,他排第二,没人敢称第一。他所用的武器全部淬上了他特制的毒,毫不夸张的说,只要是个人,中之必死,神仙难救。

    “所以飞羽殿下把一切都给你了?”

    严梁认真地看着李小宽。

    李小宽犹豫了一下,默默点头。

    “然后你就在这小村子里躲了七年?”

    李小宽不答。

    严梁冷笑一声,道:“也是,你们这些东西一旦没了主人,什么事也干不成。”

    “给你开智,是飞羽殿下这一生唯一的错误。”

    “”

    “罢了”严梁叹了一口气,又连说三声“罢了”。

    “你受了很重的伤,需要休息。”

    良久,李小宽才开口说话。

    严梁闻言冷哼一声:“不劳费心,我自己的身体怎么样,起码比你要清楚。”

    “那你好好休息,外面有饭,我给你端过来。”

    说完,李小宽径直出门,去取之前预留的饭菜。

    等到他回来的时候,见严梁侧身躺在草席上,也就没打扰他,只是默默把饭菜放在他身旁。出去跟施可安和李归元说了一声,就独自沿着河岸走下去。

    夕阳才落海,初月爬半山。

    七年,尝试淡忘了七年的东西,今天找上门了。

    直到今天,那个少年的哭声似乎还回荡在耳畔。

    当那个少年把自己的一切送给他的时候,李小宽就清楚自己身上背负了什么。

    虽然那些记忆斑驳而模糊,虽然那位少年什么也没有对自己说。

    但是李小宽知道,自己是那个少年最后的希望。

    当少年把他的一切交到他手上的时候,他也成了秦国唯一的希望。

    因为那位名叫秦飞羽的少年,交给他的不只是在这个世界上存在的资格,还有其余四国这七年来翻遍整个秦国的也没能找到的国运之力。

    国运尚在,则国不亡!

    不管他国下多少绝秦令,秦人的血脉也不会枯竭。

    还有一点他没有跟任何人说——的确,他之前是无影人,但现在,他体内流着的,是秦人的血,而且是最为纯净的秦国王系血脉!

    在被严梁骂的时候,他一句话也不敢反驳。

    因为严梁说的对。

    自己的确在这个小村子里躲了七年,但是他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在来到这个世界之前,自己只是一名普通的小青年,每天为了下顿吃什么而发愁,为借了别人钱还不出而发愁。

    现在却背负了一个国家的生死存亡。

    他不是秦飞羽!

    他没有那样的天赋!

    他每天想着的只是舒舒服服地吃饱穿暖,什么狗屁家国仇恨与他何关?

    但是这些年来,或许是因为国运之力的缘故,他每天晚上都能神游秦国故土。

    许多曾经繁华的城市如今仍然尸骨如山,而其中活着的秦国百姓待遇不如牲口,存在的价值只是供管理那座城市的他国之人驱使、玩乐。

    他甚至能看到无数秦人游魂在道路、荒野、城市周围徘徊,死状各有所异,但是所有人都在喃喃说话,都在问——

    “为什么,为什么我们大秦会灭?”

    “为什么,为什么我们要承受这些?”

    这哪是国运啊?

    这分明是国怨!

    这些年,李小宽经常去村里听李老瘸讲曾经他游历秦国的故事。

    有些孩子从小听到大都不觉得厌烦,因为在过去,秦国就是强大繁荣的象征,为金元大陆所有人所向往。

    但是,这些年来,从没有人问过李老瘸现在的秦国是什么样子。因为没有人比他们更清楚——

    千道河对岸就是秦国,秦国国灭,千道河的河水红了整整一年。

    站在河边,连风都是腥的。

    也就是那一年,李小宽决定在这李罗村住下来。

    因为他不敢去秦国。

    也因为这里离秦国最近。

    他李小宽的确不是秦国人,对秦国没有任何感情。

    但是,他的身体,他的血液,每天都在哭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