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借钱大王 > 第十二章 走了

第十二章 走了

作者:破钟隐山门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顶点小说网 www.23wx.la,最快更新借钱大王 !

    结束了?

    他有些意犹未尽地咂咂嘴,虽然只有短短的两个时辰,却为自己打开了一个修炼世界的大门。

    这个金色种子竟然能够使自己的意识进入一个创造好的空间,专门学习修炼之术,还有专门的老师辅导,倒也真是神奇。

    李小宽看了一眼天色,竟然与先前一般无二。

    “莫非在其中学习的时候,感知到的时间流逝对外界来说只是一瞬?”

    李小宽越想越神奇,心道不愧是散发着金色光芒的宝物。

    李小宽收起心思,闭上眼开始练习吐纳之法。

    在之前那个空间里不管再练习多久都没有用,因为到底不是自己的身体,能带出的也只有学习到的知识和方法。

    现在抓紧提升自己的身体,使这个世界的自己变得强大,才是当务之急。

    有过之前的经验,李小宽很快就进入了内视状态。

    他操控意识来到自己的经络之中,惊讶地发现这具身体的经络比之前用来学习的整整大了一圈,鲜红的血气不停的在其中奔腾。

    这就是活人体内经络真正的样子吗?

    李小宽轻车熟路地来到了那条闭塞的经络前,然后他的脸色就变得有些冷峻。

    “这个问题,有点大啊”

    李小宽要不是因为之前对这条经络的位置有着记忆,恐怕很难找到。

    他所处的那条主经通往那条经络的入口十分平滑,只能在其上看见一条微小的裂缝,完全没有学习时那么明显的褶皱。

    我是特例吗,还是一般人都这样,学习时降低了难度?

    李小宽有些怀疑。

    不过他现在也无从考证,只能硬着头皮,控制气血朝那里撞去。

    几轮撞击之后,那道裂缝一点反应都没有,只有主经络的肉壁颤动了一下。

    “力度不够吗。”

    李小宽稍稍用力。

    “还是不行,再来。”

    “再来。”

    “再来。”

    李小宽只感觉到。

    “再来。”

    这一次,李小宽卯足了劲,用力一冲。

    “噗!”

    他静坐的身躯突然吐出一口鲜血,体内凝聚的意识也瞬间破裂,在意识退出体外之时,看到了原本在主经络奔腾着的气血静止了一刹那。

    “你怎么了?”

    这时,严梁正巧赶来,看见李小宽趴在地上吐血,皱着眉头问道。

    李小宽连做了几个深呼吸后才感觉舒服了一点,他觉得自己应该是用力过猛,导致经络无法承受,发生震荡,不过对自己造成的伤害应该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

    “没事,”李小宽摆摆手,起身问道:“你怎么来了?”

    他注意到此刻严梁的脸色有些不太好,觉得应该是出了什么事。

    “刚才我收到了附近飞羽军传来的走秦鸽,他们说楚国昨天已经派兵沿着千道河搜查,估计明天就会查到这个村子。”

    严梁说道:“我觉得他们应该是冲着我来的。”

    “所以你现在马上收拾东西,我们准备出发,等不到明天了。”

    “现在就走?”

    “对,动作要快,今天多走一里是一里,争取在明天到达望北城。”

    李小宽连忙点头,拔腿跑回家去。

    此时李归元正坐在院子里喝茶,李小宽喊了一声就匆匆进了自己的房间。

    “怎么了小赦?怎么火急火燎的?”

    李归元放下手中的茶碗,跟了过来。

    “爷,有点急事,现在就得走。”

    李归元闻言点点头,说道:“你等一下,我去拿点东西给你,你记得去跟丫头讲一声,她好像有事找你。”

    “知道了。”

    李小宽的行李并不多,就打包了几件贴身衣物,然后便去到施可安的房门前。

    “可安,可安。”

    里头亮着烛光,李小宽敲了敲门。

    ”什么事啊?“施可安的声音从门后传来。

    “可安,我有急事得先走了,我来跟你讲一声。”

    “啊?”门里少女的声音变得有点慌乱:“你你你,你不是说明天走的嘛?”

    “这不是有急事嘛,走了啊!”

    “等一下!”

    接着李小宽就听到门里传来凳子倒地的声音,还有少女的一声通呼。

    “你没事吧?”

    李小宽正准备敲门,门“吱呀”一声开了一个小缝,接着一团黑影朝自己飞来。

    李小宽伸手接入怀中,一看,是一件大衣。

    门又“吱呀”一声关了上。

    “给你的,入秋了,换件衣裳。”

    少女的声音从门后传来,只不过这次距离感觉有些近,她应该正靠在门上。

    “我托村里胖婶去镇上带的,本来今天白天就能给你”

    “可是我拿来看了下,那那袖子尺寸不对。”

    “原来我想着让胖婶晚上帮忙改一下,但是觉得麻烦人家不好,我就打算自己改。”

    “本来能做好的,但是,但是你怎么突然就说要走,我只做了一个袖子,另一个明天早上肯定能做好”

    “你能再等等吗?”

    李小宽在门前听着施可安絮絮叨叨讲了一大串,但是一点都不觉得厌烦。

    拎起衣服一看,果然一个袖子大一个袖子小的。

    他其实也想再多待一会,但是时间不等人。

    “等不了了,很急。”

    “行,那你走吧。”

    李小宽在门口沉默了几秒,轻轻说道:“走了。”

    门里没有回应,李小宽转身离去。

    没走出几步,就听到少女的喊声。

    李小宽没有停下脚步,只是施可安每喊一句,他也大声回答一句。

    “你记得穿!”

    “知道了!”

    “你不准嫌弃!”

    “知道了!”

    “不准弄脏了!”

    “知道了!”

    “记得吃饭!”

    “知道了!”

    “以后衣服自己洗!”

    “知道了知道了!”

    李小宽走出院门,严梁和李归元已经在那里等着了。

    见到李小宽出来,李归元递给他一个包裹。

    “里面有干粮和水,还有一些抢人汤,你路上用得着。”

    李小宽接过,用力地点了点头。

    “好了,走吧!”李归元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说道,说完就转身走回院内。

    “爷!”李小宽冲着老人略显单薄的背影大喊。

    老人听到也没有回头,只是摆了摆手。

    李小宽泪眼朦胧,用只有自己听得到的声音喃喃。

    “谢谢你”

    他最后看了一眼这个建在河边,大多都是由茅草搭成的院子。

    不大,却为他遮风挡雨,整整七年。

    破旧,却温暖了他孤独的心,整整七年。

    “走了。”

    一声轻语,飘散风中。

    李小宽和严梁二人无言转身,消失这夜色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