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借钱大王 > 第十八章 夜马回

第十八章 夜马回

作者:破钟隐山门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顶点小说网 www.23wx.la,最快更新借钱大王 !

    长风文学网 rg ,最快更新借钱大王最新章节!

    “小苏,你带着小李去哪了?”

    二人刚一回去,扬魁的大嗓门又嚷嚷起来了。

    “小李。”扬魁搭上李小宽的肩膀,眼神突然认真了起来。

    “你的事情老严跟我讲了,我已经批评过他了。”

    李小宽有些不明所以,就听到扬魁继续说道。

    “你记住,有些事能忍,有些事不能忍。当初我们忍,那是没办法,但是现在我们有能耐悄悄咬掉别人一块肉,我们为什么要忍着?”

    “老严打小没爹没娘,这失掉亲人的滋味没怎么尝过,你也要理解。但是我老杨尝过,这在座的大部分都尝过,有的甚至尝了不止一遍两遍。”

    扬魁挥手往后一指,李小宽顺着看去,发现许多人眼眶泛红。

    “七年前我们尝过了,七年后我们凭什么还要尝?”

    “还开会?”

    “我们的同胞、战友、兄弟的亲人都要在我们眼皮子底下给人杀了,我们还他娘的窝在这里开他娘的什么他娘的狗屁会!”

    “外头同胞不断惨死,我们不拿起刀来,反倒坐在这里开会,会开完了,我大秦的仇就能报了?”

    “放他娘的屁!”

    扬魁额头青筋暴起。

    “你们爱谁开谁开,我老杨不受这个窝囊,谁愿意跟我走的站起来!”

    屋子里所有人齐刷刷地站了起来,苏仪张了张嘴像说些什么,但最后还是默默摇了摇头。

    “不用那么多,你们柴米油盐四人跟我走就行。”

    严梁无奈地叹了口气,扬魁的脾气他还是知道的,这些年每天嚷嚷着要出去打,每次都被大家拦下来。

    但这次

    严梁看了一眼李小宽。

    似乎没有这个必要了。

    “走,小李,换衣服,大哥给你撑腰去!”

    李小宽的头被夹在扬魁腋下,弓着腰踉踉跄跄地往前走。

    他抽了一下鼻子。

    鼻子好酸。

    “尤达,新地道挖好没?”

    扬魁口中的尤达是一个高高瘦瘦的汉子,话少,爱笑,笑得时候露出两排大白牙。

    “成了,昨天刚成。”

    “行啊,效率挺高。”

    尤达闻言笑了笑,没多说什么。

    “柴远,米利,你俩先回去带上家伙什,咱到时候城外集合。”

    二人于是先行离开。

    “尤达,你带他们从新地道走,我也去我铺子里把我的宝贝带上。”

    “好。”

    跟着尤达走到东街一座平房中,里头藏着的就是他们口中的新密道。

    密道很长,墙边的泥土还有些湿润。

    “前些天不少密道都被查封了,这条还是我们匆忙赶出来应急用的。”

    出了地道,是个马棚。

    粗略一眼,估计有十来匹马,空气中弥漫着马粪臭味。

    “进去坐会,等他们来。”

    尤达想拿着钥匙开门,严梁阻止道:“不必了,在外头等着吧。”

    “行,我去备马。”

    不到一刻钟,三人就陆续赶来。

    最先到的是柴远,背上背着一把长刀,在李小宽的眼中散发着浓郁的黄光。

    其次是米利,腰别长剑,只是其上黄光较之柴进的长刀略逊一筹。

    “人都齐了没?”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扬魁提着一柄长枪赶来,枪尖之上竟有淡淡青光。

    “尤达,你就别去了,留这里看家。”

    “嗯。”

    随后尤达牵着五匹大马出来,给他们一人一匹。

    “柴远,令牌带了吗?”

    “带了。”

    “好,小李,从现在开始我们四个全听你指挥,给你当打手!”

    “谢谢”

    可能是冷风吹的吧,李小宽又觉得鼻子好酸。

    “哪的话,出发!”

    五人翻身上马,策鞭而出。

    城外夜,风声夹马蹄。

    五人五马,破风而行,一刻未停。

    山道里,有一十人小队的楚国轻甲士兵正快步前行,他们今天在靠近楚国西北的小镇里刚刚处决了一批疑似来自秦国之人。

    现在正要赶往下一个地点。

    “噔噔噔”

    寂静的山道上突然传来一阵阵急促的马蹄。

    “戒备!”

    领头的士兵立刻伸手示意队伍停下。

    士兵们朝着马蹄声方向立刻摆出迎战阵型。

    “吁——”

    随着一阵长嘶,五匹马在他们不远处停下。

    “望北城刑部办案,闲杂人等让路。”

    为首之人举着一块令牌,大声说道。

    领头士兵面色不悦,但还是下令让开了一条道。

    五人踱马走来,正欲穿过。

    “不对。”

    那领头士兵突然意识到除了为首之人有些像样,其余四人衣着都不像是刑部之人。

    “是敌!!!”

    领头士兵扭头大吼,但是为时已晚。

    为首那人猛挥长刀,直接砍去他身侧士兵的头颅,一路长驱直入,又连砍两人。

    他正要动身,身躯却平地飞起,低头一看,一柄长枪已经没入胸口,直到他倒地,破风之音才刚刚响起。

    一名士兵见仅仅一瞬,己方就连死数人,心中大骸,但还是持刀想上去搏斗,只是刚跨出一步,便感觉脖子一凉,随机便失去了意识。

    李小宽坐在马上,看得眼花缭乱。

    柴远挥舞着大刀,一刀下去,必有一人身首异处。

    扬魁长枪所向,无往不利,刺破那些士兵的甲胄,就如同针扎豆腐一般容易。

    米利一手剑术超凡入化,通常对方连剑影都没看清,就身中数剑身亡。

    至于严梁,说实在的,要不是李小宽有着鉴物之眼能够看见引血剑上的光茫,他甚至连严梁在哪都找不到,而只会看到又士兵莫名其貌地倒下。

    这等干脆利落的杀人手法,令人不寒而栗。

    “柴远,你也太不厚道了。”

    扬魁从一具尸首上把长枪抽出来,张口抱怨道。

    “好歹留几个给我们呀,都没杀尽兴。”

    柴进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一抖长枪。

    “别说这些了,赶路要紧。”

    “说的是,走走走。”

    一路上,李小宽他们接连碰上许多正在赶路的士兵,等到回到李罗村时,已经是第二天清晨了。

    “爷!”

    “可安!”

    李小宽一来到熟悉的河岸,迫不及待地冲进小院里叫唤。

    但是没有回应。

    小院里东西一样没少,都摆放的整整齐齐的,只是感觉少了些生气。

    李小宽冲进李归元的房间,发现只有被褥叠好放在那。

    再去施可安的房间,房门竟然没锁。

    里头的被褥也叠的整整齐齐的,什么东西都在,就是没了人影。

    李小宽一颗心渐渐跌到了谷底。

    “怎么样,小李,老爷子他们呢?”

    扬魁等人这时进来,看见低头沉默的李小宽,都有些不知道怎么开口。

    “我”

    “我去村里找找”

    李小宽拔腿朝村里跑去,这时他留意到,李归元的小舟并没有靠在岸边。

    难道爷到河里去了?

    可是这大清早的,完全没到时间啊

    李小宽揣着仅剩的希望,朝着村子里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