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借钱大王 > 第二十五章 野草

第二十五章 野草

作者:破钟隐山门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顶点小说网 www.23wx.la,最快更新借钱大王 !

    长风文学网 rg ,最快更新借钱大王最新章节!

    “老严真不仗义,说走就走了。”

    会议结束后,决定要出发的人全都离开去准备,决定留下的也各自回店铺。

    之前那些官员来找秦木询问事情,秦木也随着他们离开,房间里就只剩下李小宽、苏仪、扬魁、徐规四人。

    扬魁有些沮丧,这些年他跟严梁的关系最好,但是严梁选择了离开。

    “我其实巴不得你们都出去,毕竟现在是最需要人手的时候。”

    “嘿嘿,王上教训得是,那我这些日子也打点一下,找个由头也出去,跟他们汇合。”

    “杨大哥,都是自己人,您就别总叫我王上了。”

    李小宽说道,别人无所谓,但是扬魁之前对自己是有恩的,而且原本性格狂放的他现在在自己面前居然有些拘谨,这让李小宽很不习惯。

    “这哪行啊,王上和臣子之间必然有尊卑之别,这点我还是清楚的。”

    一旁的徐规闻言对着扬魁说道:“王上说的其实也有道理,不能总称呼王上为王上,现在是特殊时期,私下里还行,在外头若是失口,那后果不堪设想。”

    “对对对!”

    扬魁立马意识到:“是我考虑不周了。”

    “那该怎么称呼王上,再叫小李有些不合适吧?”

    李小宽心里其实觉得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想了想,取出那张假面皮戴上。

    “我还是用这张脸吧,以后叫我魏琉。”

    “如此甚好”

    “啊,

    几人又随意聊了几句,扬魁和徐规先后起身告辞,如此一来,房间里就只剩下李小宽和苏仪二人。

    苏仪压低了声音,对李小宽说道:“小宽,你现在成了王上,我觉得有件事你必须要提前知道。”

    李小宽听到苏仪的称呼,心中一动,但没有说什么,只是附耳倾听。

    “你说。”

    “我们之中有奸细。”

    “什么?”李小宽内心一震。

    苏仪确信地向李小宽点了点头。

    “我们之前就有察觉,之前严梁参与的那场回秦地刺杀楚国官员的行动,就证实了这一点。”

    “那场行动本来万无一失,我们提前三个月着手准备,连当天可能出现的天气和风向都考虑在内,虽然也可能出现伤亡,但本来只可能出现在刺杀成功后的撤离阶段,可就是因为消息走漏,导致我们的人手刚到达行动地点就被别人包围,若不是严梁精通隐匿之术,就是全军覆没的结局,甚至我们这些人连为什么失败都不知道!”

    李小宽面色凝重地点了点头,若不是严梁运气好,碰上了李归元,恐怕真的就是全军覆没。

    “但是这个奸细是谁,我们还没有头绪。虽然在严梁传给我们消息后,我们暗中排查出了几个曾经的官员与楚国人有过来往,但是真正的泄密者,依旧没有线索。”

    “我怀疑”

    苏仪把声音压得更低:“这个奸细就在我们飞羽军之中。”

    “这”李小宽心头巨震,他一直觉得飞羽军现在是最值得信任的力量之一,但是苏仪的这番话让他背后一凉。

    “你可能不知道一些隐情,我们飞羽军作为飞羽殿下的私军,这些年的确一直忠心耿耿,但是这份忠心只是对于飞羽殿下而言的,而并不针对秦国。”

    “当初,我们除了一部分是被老秦王安排到飞羽殿下名下,进行护卫。其他的则是后来在飞羽殿下四处征战时加入的,有的是因为飞羽殿下对他有恩,有的是被飞羽殿下收服,还有的则是慕名而来,主动加入。所以我们飞羽军众人出身各有不同,甚至有些甚至不是秦国人。”

    “在飞羽殿下的带领下,我们曾经的确众心合一,浑如一体,但是现在,我不敢保证。”

    “我不敢保证有多少人还怀着那样的忠心,我也不敢保证他们在知道飞羽殿下的死讯后,能否再承认自己飞羽军的身份。”

    “所以这次有奸细出现,我们也并不意外,但是这奸细恐怕所图甚大,我们甚至搞不清他的目的,若是他愿意,甚至能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将我们一网打尽,但是他没有。”

    “不过现在,因为你的出现,我开始怀疑那个奸细的目的是不是与你有关,毕竟他若是将你的消息泄露,那么秦国将永远没有复兴的可能。”

    李小宽陷入了沉思,若真是如此,那秦国可就陷入了彻底覆灭的危机。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李小宽想来想去也没有想到应对的方法。

    苏仪也摇头表示无能为力。

    “没办法,我们现在非常被动,生死存亡就在他的一念之间。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快发展,走一步看一步,那奸细背后的势力肯定在谋划着什么,我们要抢在他们行动之前获得足以自保的力量。”

    李小宽手脚冰凉,苏仪说的话越想越觉得毛骨悚然,原来自己一直活在别人的注视下,但自己连他们是谁,他们的眼睛在哪都不知道。

    “王上!王上!”

    有一个之前在那群官员之中见过的人匆匆忙忙跑了过来,李小宽记得。

    “王上,国师他们有要事请您相商咦,人都走光啦,那我还是去叫他们过来吧!”

    “不必了,我过去就行。”

    李小宽起身,在那人的带领下走向之前的房间。

    刚靠近,就听到里头传来激烈的讨论声。

    “王上”

    见到李小宽,众人纷纷下跪,但被李小宽制止。

    “不要多礼了,赶紧说说什么事情。”

    众人聚在一起,由之前的白姓老人发言。

    “王上,臣等方才经过商议,发现了几处问题。”

    “首先,这些王上组建的这些部门在经营时,必然会出现各个商铺之间相互往来的情况,就比方说提供饮食吃住一事,人少些还可以悄无声息,但人数一多,就需要找别的店铺合作,这样一来必然会被有心人察觉,提供金器药物也是如此。”

    “这些年我们虽然在暗中聚集,但是明面上从未有过交集,连见面也都装作不相识,就怕露出破绽。”

    “这点我们思考了一下对策,决定与其藏着掖着,不如直接拿到明面上来,我们几家店铺直接宣布合作,王上觉得如何?”

    李小宽点头道:“这个想法不错,你们可以直接成立一个商会。”

    “商会?”众人面面相觑,显然都没听过这一名词。

    李小宽意识到这个世界可能还没有商会这一说法。

    “像你们这样相互合作的店铺聚在一起,就是商会。”

    “哦——”众人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李小宽一想,这些店铺多且杂,不好管理,与其成立一个公司,还不如直接让他们自由结合,成为一个商会,于是耐心说道。

    “你们先成立一个商会,不仅要自己人的店铺加入,还要去多拉拢别人,众人都参与,那么我们的目标就不会太明显。”

    “妙啊!”

    “的确如此,我们怎么就没有想到呢”

    “自愧不如,自愧不如”

    众人一顿吹嘘,但最终有人提出了疑问。

    “那么,我们要以什么缘由让别人加入我们呢?”

    “嘶——说的也是要是别人不愿意与我们合作怎么办?”

    李小宽想了一下,微微一笑,说道。

    “你们觉得商会除了相互合作,还有什么作用?”

    众人讨论了一会,没有说出一个所以然来。

    “还是我来说说吧。”

    李小宽话音一落,众人都摆出了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第一,你们做生意的,走商不用多说,就算有固定店铺,是不是还要经常外出去寻找货源?那么你来到异乡,如果有这么一个地方,聚集了各地的商人,他们可以给你介绍货商,甚至他们自己就是货商,你说方便不方便?”

    “方便啊,太方便了。”

    “是呀,上次给我供货的上家突然断了,我托人找了好久,跑了好几个地方才续上,要是有这么一个地方,哪里需要费这么大功夫。”

    “好,第二,如果你身处异乡,但是有这么一个地方,你可以碰见同意一样来做生意的同乡,你们共叙乡音,温馨不温馨?”

    “温馨啊,太温馨了!”

    “接着,第三,如果有一天,你遇到急事,需要官府之人帮助,但是你又没有门道,走投无路之时,有这么一个地方,里面一些老哥刚好认识一些官府之人,帮你引荐引荐,你舒心不舒心?”

    “舒心啊,太舒心了!”

    “然后第四,比方说你开了一个旅社,今天城里组团来了一大帮人,他们在这么多旅社中不知要挑哪一处,但如果刚好,他们今天吃饭的餐馆老板你上午刚刚在商会中结识,聊的很投机,经他一推荐你做成了这笔大买卖,你惊喜不惊喜?”

    “惊喜啊,太惊喜了!”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信息共享,一个商户如果听来了什么重要的情报,可以在商会里同其他商户分享,同时也可以获得其他商户得来的情报,心里提前有些准备,有备无患。”

    “商会既然是一个组织,就必然有管理机构。”

    “因为成员是各位商户,所以权力必须要掌握在各位自己手中。每当决定大事时,必须要由所有商户共同投票举决,少数服从多数。”

    “但是平日里一些小事就不用通过这种方式,可以由各个商户投票选举出一批代表,成立一个小理事会,专门处理一些琐碎的事情。”

    “李小宽一口气讲了很多,有些口干舌燥。

    “王上真乃奇才也,老臣只听懂十之一二,便觉豁然开朗。若王上早生些时日,这从商大国,哪里轮得到他们楚国来当!”

    白姓老人由衷称赞道。

    李小宽闻言笑了笑,不置可否。自己只是站在前人的肩膀上罢了。

    “但是王上,这商会的名字还没有决定呢。”

    “对呀,请王上赐名。”

    “请王上赐名!”

    李小宽想了想。

    “就叫野草商会吧。”

    众人疑惑不解。

    “这野草,总感觉”

    不够大气,有点“低贱”,这几个字到底没有人敢说出来。

    然后他们就听到李小宽继续说道。

    “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闻言,众人眼前一亮。

    “野草,虽被火烧,但春风一吹,又再次铺满原野”

    “象征着无尽的生命力”。

    “这野草”

    “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