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剑道的天下 > 初入鼎天阁

初入鼎天阁

顶点小说网 www.23wx.la,最快更新剑道的天下 !

    长风文学网 rg ,最快更新剑道的天下最新章节!

    顾府外。

    那把剑的虚影早就散去,立天仿佛被抽空了所有力气,酿酿跄跄的扶墙而站,一步一血坑的向前走。

    “那位老者果然没骗我,我体内并不只有一种天赋。”

    “只是这天剑之前被凤凰血脉压制的这般厉害恐怕是不如凤凰的。”

    思及被夺走的凤凰血脉,立天重重一拳锤在土墙上,砸出一个大坑。

    “之前诸般苟待,喂毒滚刀无所不用其极,杀我生母夺我天赋,如今还想毁我机缘”立天眼中杀机毕现,识海之上一把满是铁锈的墨剑震了几震,稀稀落落的抖下一些锈迹来。

    “他日我必会重返这里,来亲手拿回我要讨还的一切!”

    这把尘封已久的剑,终于被磨石抹去了一些铁锈,露出雪亮的剑锋来。

    与此同时,顾府。

    “老爷您就让他这么走了?”

    顾家财不停的啃食自己的指甲,额角挂满了汗水。“我怎么够胆拦他!他根本不是什么绝脉!”

    “可是老爷,那小子天赋这么好,日后定成大患啊!”

    “闭嘴!主人还没决定你一条狗有什么资格发言?我会不知道他天赋卓绝且恨我入骨?”

    “那老头费尽心机的哄骗我让他出府,也不怕背上这份欺骗我的因果,更是担心我看出端倪,赐了他一道剑符来保命,指不定还给他留了什么保命的法子,我不过才入武道几天,哪有资格和道门的人对上”

    “但是这小子确实后患无穷,不急,凤凰血脉已经到手,他的天赋定然不如我,如果再不行,我还有霍儿”

    “老爷,大少爷来了。”

    随着侍女的一声提醒,一个身材硕长的男人从外从容走来,男子年纪不过二十出头,冷着一张面,对顾家财拱手道。

    顾霍拱手道:“父亲。”

    “霍儿我儿,我儿。”

    “父亲急忙托人喊我过来,是出了什么事情吗。”

    “唉还不是那个贱种,我本以为他必死无疑,却不曾想他另有了一番机缘,一个来路不明的老道将他保下,他对顾家恨不得杀之而后快,若他成长起来,对霍儿你十分不利啊!”

    “小弟虽无行无德,但也不是恨乌及屋之人,他所恨的只有夺走天赋杀害生母的父亲您,与我无关。”

    “你!”顾家财脸上一白,他怎么也不成想顾霍竟然会毫不犹豫的拒绝他。

    “霍儿你我身为父子,他那寸心定然是将你也一起恨上了,看在你我父子一场,你就当帮帮老父吧。”

    “”顾霍不言不语,只是转身向外走去。

    顾家财见状长舒一口气,知道顾霍是默认此时了,纵有凤凰血脉傍身,顾家财的眼神也想是苍老了数十岁。

    “霍儿,对于你母亲,我真的很爱她。”

    行至门口的顾霍身形顿了顿,随后加快步伐离开了这座别院,除却吹过的清风,无一人再度造访。

    桃花林。

    桃花缤纷如雨落,鲜艳的血落在桃色花瓣上,染上一抹妖异的红,立天在桃花林中摸索着,终于寻到那株枯死的桃花。

    立天面前一干枯大树枉自颓废着,立天的视线停留在断枝出新抽芽的嫩绿,当真是枯木逢春,老树生新芽了。

    “你看它许久,可是悟出了什么?”不知何时,老道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立天身后,冷不丁的发问。

    立天思索了片刻,回答道:“此树如我——重获新生。”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道号乃无为子,有所为有所不为的无为,小子,叫什么?”

    立天转身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也顾不得为身上创口带去了二次伤害。“立天一命,全由前辈所赐,晚辈立天。”

    “历天?”

    “不,是立天。”立天贪婪的将带着桃香的气息吸入,再长出一口气,排出了往日所有的怨恨与不甘,眸子里闪烁是浴火重生后的神采奕奕。“顶天立地的立天。”

    三日后。

    “前辈我们不是要回剑宗吗,这是要去哪儿?”

    “剑宗除了宗门大事,其余时候一年只开放两次,一次是道门行走人出宗门,一次是回宗门,离回去还有些时日,我带你去见我一个老友!”

    鼎天阁前。

    立天看着面前被装饰的珠光宝气的鼎天阁,再看看一身破烂道袍的无为子,与伤势好转但同样狼狈的自己,良久无言。

    “前辈你确定我们真的进的去吗?”

    立天自幼极少出门,他自然不知道鼎天阁是什么地方,此乃万界第一藏宝阁,阁主喜爱收集各类宝物,于是在何处设立鼎天阁用以收购宝物,只是非绝世凡品不入眼,鼎天阁少有行人往来,甚至算得上冷清。

    “没事没事,这是我那个移动珠宝箱好友开的,若情报准确的话,他就在这里歇脚。”

    “我们找这位前辈有事吗?”

    “有!上门给你讨药去。”

    一刻钟后。

    无为子所说果然不错,一路走来畅通无阻,各类衣着得体的人都在忙着各自的事物,没有任何人上来驱赶他们,就这样一路走至最里处。

    “好友!江湖救急!”无为子轻飘飘一浮尘打在门扉上,上好的红木不堪威力的断裂,直挺挺的倒下去,露出里头一个面如锅贴的中年男子。

    “无!为!子!”

    “老道我在呢在呢,好友,你上次不是得了那什么好药吗?快拿出来给这位小友治治。”

    “你放我这慈善坊吗?!没有,滚,你立刻给我滚出去!”

    “好友如此精神我心甚慰!那就不劳好友了,我自己来找吧,还在老地方是吗?”

    “我没有你这样的朋友!滚出去!”

    “好友此言差矣!不是一家人不入一家人嘛,想我无为子知交遍天下,能托付性命的也只有你凤云飞一人而已。”

    凤云飞听了无为子的忽悠,这才慢慢平息了怒火,转而来打量立天。“这又是谁,你新捡的剑宗弟子?”

    “不一样,这是我徒弟。”

    立天疑惑道“前辈?”

    无为子爽朗一笑,“还叫前辈?”

    “师父!”

    凤云飞手中镶金纸扇一折,露出了了然的神情。“不得了不得了,无为子铁公鸡竟然舍得拔毛了,你竟然愿意带徒弟?”

    “是师父救了我一命。”立天这才敢抬起头来看凤云飞,这一看差点没把眼睛给闪瞎,凤云飞一身穿金戴银,袖口还以金线绣上了几颗混圆珍珠,花枝招展的像只孔雀,一点不愧无为子一句“移动珠宝盒”的评价。

    “这孩子之前的天赋被人给夺了,看他可怜,随手就收下了。”无为子往之前凤云飞坐着的柔软兽皮上一靠,开始吃旁边桌上放着的糕点。

    “被夺走了?是哪个瞎了眼的放着这小子的天剑天赋不夺的,这天赋在身上就是妥妥的下一任道门行走人了。”

    “之前那个更厉害一点,压制了天剑几十年,被夺走那天我才注意到这小子的天赋。”

    凤云飞一听无为子的说辞,顿时被勾起了好奇心。“之前被夺走的是什么?”

    “也没啥,就是凤凰血脉。”

    无为子话音刚落,立天面前立刻卷来了一股热浪,无为子一手托着糕点盘子,一手拎着立天,这才让立天逃过一劫,避免了葬身火海的命运。

    无为子:你看看你看看,好好的屋子,这下全给你毁了。

    “凤凰血脉凤凰血脉哪个王八犊子夺走的?老子去把他剁成泥!”凤云飞脸上青筋暴起,一副盛怒的模样。

    “不可说,那人要就给我徒弟。”

    “你要给他斩亲缘?”

    “天剑这条路子,比寻常路都难走啊不斩亲缘,日后怕是会成心魔。”

    “也对,毁人前途不亚于断人性命,罢了,那药我留着也没用,就分给你一些吧。”

    说罢,凤云飞转身按下一道机关,一处暗门缓缓在立天面前展现。

    凤云飞一马当先的进入了暗门,在门之外,立天没能忍住心中的疑惑,小声的询问无为子。

    “为什么刚刚这位前辈这么生气?”

    “噢,他啊,他跟你原本一样,也是得了神兽的血脉,只是他虽然姓的是凤,但是一身血脉来自于神鸟毕方。”

    “哈,他就是没有凤凰命,还空有凤凰病。”

    “无为子!你当我是聋的吗!”凤云飞暴怒的声音从甬道里传来。

    “哎呀,一把年纪了还偷听,这路又黑又长,不如我陪你去算了,把小孩就留在这吧,你家小凤凰呢,他们同龄人想必也有些话题。”

    “小凤凰?”

    “对,天之骄骄凤凰子,此生不肯栖梧桐——凤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