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剑道的天下 > 先天者和后天者

先天者和后天者

顶点小说网 www.23wx.la,最快更新剑道的天下 !

    长风文学网 rg ,最快更新剑道的天下最新章节!

    顾府。

    “这血脉果然不俗。”顾家财赤裸着上身,与一周前的体态微胖完全不同,顾家财的上身肌肉紧实,额角的白发也隐隐褪去了些许色彩,他竟是有了重返年轻的征召。

    “如今夫君之力可力拔泰山,这神力自然要在神人身上,您得了这凤凰血脉,也算是物归原主了。”

    顾家财对小妾的奉承很是受用,但他面上不显分毫,俨然与之前的表象派若两人。“凡事不可大意,那小畜生如今不在我的眼皮子底下,也不知道是否又得了什么机遇,也不知道顾霍那边怎么样了。”

    “大少爷的发妻近日里有些动静。”

    “我这妻子倒是个不俗之辈,竟然在儿子还在襁褓里时就令他结鬼契,还是最高等的就这么怕我夺了那小子的天赋?”

    “罢了,结了契,他这辈子都不可能有子嗣,而这凤凰血脉,也未必不能与他抗衡,他那我也不是没有后招。”

    “这顾家,终究是我顾某的一言堂。”

    “为什么我感觉这片竹林我们来过?”立天以剑鞘劈开了眼前拦路的歪竹,不远处还有一处劈砍的痕迹,正是上次他们途径此处所留下的痕迹。

    “我怎么知道这老凤凰画的地图也太抽象了。”

    “再走下去,天都快黑了”

    “没办法了,要不我们先进去红岳山庄吧,我父亲与他们庄主乃是旧识,应当会卖我一分薄面,收留我们一晚。”

    “如此也好,只是我们胡乱走了许久,如今连怎么前往红岳山庄都不知道。”

    “这不用慌,我有法宝。”

    凤凌从乾坤袋中掏出一盏青铜灯,凤凌对其打了个响指,迸溅的火星落进了灯油里,顿时亮起了豆大的火苗。

    “你这袋子这么小,这灯放进去怎么灯油都不曾洒?”

    “这叫乾坤袋,是以仙家手段在法器里开辟空间,所有放进去的东西都会维持在最开始的模样,你别看它小,里头起码有一间宅院的位置。”

    “这么大?!”

    “对啊,我这个都还算小的了,更方便的还有乾坤戒,老凤凰还有个更大的乾坤囊,据说能装下一座城池。”

    “回去再好好给你上一课,闯荡修真界却连这些基础知识都不知道我这青铜灯叫引人灯,你看这灯芯一直朝着东方偏移,代表那边有人,用这个,我们就能找到红岳山庄了。”

    “确实是个不错的法宝,但是万一这山中还有别的人家,岂不是会把我们引入歧途?”

    “你且放宽心,红岳山庄方圆百里都没有任何村民居住,况且就算有,我们也可以找村民借住,我会给他们一些报酬。”

    “这样也行。”

    半小时的路程后。

    凤凌:

    立天:

    “这看起来也不像是人住的屋子”

    面前一座破破烂烂的茅草屋,而凤凌手中的青铜灯火光明灭,明明白白的指向这座显然空无一人的屋子。

    “难道是要绕过它?”凤凌举着灯绕到了房子后方,可是灯芯也随着转了方向,直挺挺的指向屋子。

    “这”

    立天凑近了些,仔细观察凤凌手中的灯芯,发现了一些惊人背后发凉的东西。“凤凌你看这灯芯。”

    “我看过了,就指着这屋子,难不成是坏了?”

    “你这灯是怎么寻人的?”

    “老凤凰说,这灯的灯油特殊,是独门炼制,以它燃出的火苗风吹不灭,但它独独倚仗人的鼻息而燃,我已让引人灯屏蔽我们的气息,如果附近无人,它会自主熄灭。”

    “也就是说,只要有人呼吸,就会被引人灯发现?”

    “对,是这样没错。”

    “动物呢?”

    “它不会被动物的吐息所误导的,你多虑了。”

    “可是你看这火,它是不是向下燃的?”

    立天此话一出,凤凌也被惊出了一身冷汗,较忙举灯观察,先前还不明显,灯一高举,火苗倾斜得厉害,果真是向下。

    “此处应有机关通往地下。”

    “我觉得不妥,试想一下,这里是红岳山庄的领地,谁会在这里做一个隐蔽的机关呢?”

    “来都来了,为何不一试?你我皆是少年郎,何必那么老沉。”

    “少年不敢为实乃庸才,你说的有道理,我们一起去吧。”

    “这才像话,畏头畏尾实在不是君子所为,今天就算这是龙潭虎穴我也要去闯一闯!”

    “走吧。”

    屋子里除了几件腐朽的家具和满屋子的蛛网以外空无一物,立天和凤凌小心翼翼的进入了屋内,呛鼻的霉味扑面而来,立天捂住了口鼻,凤凌则露出了一副嫌弃的姿态。

    “这是有多久没人造访了。”

    “不对,如果没有人来这,那地下那人是如何存活的?”

    “虽然你说的有道理,但为了避免事态朝着鬼神方向发展,你还是少说为好。”

    “这里所有东西都落了厚厚一层灰,唯独这个瓷碗的底部没有,想必是曾经被移动过。”

    “我来试试。”

    “你别碰!”

    话音未落,凤凌已经上手转动了那只瓷碗,机关之声层层响彻,自墙瓦四周都有冷箭破空而来。

    立天脑中迅速思考对策,只是箭转瞬已到面前,身子来不及反应,立天背后汗毛倒竖,所幸凤凌眼疾手快,一把将立天按下,这才避免被射个对穿。

    “趴着别起来!”凤凌一掌拍上了木桌,抬脚踢上桌角令其调转横在立天面前,几只利箭连射,打在桌面上却并未将其穿透。

    一轮刚歇一轮又起,这次的动静不是周围而是来自头顶。“有完没完!”

    凤凌五指成爪一把抓住了桌沿正放,恰好将立天整个护在下方,转头二指并拢,指尖亮起一簇微弱火苗,屈指一弹将火苗弹上了屋檐。

    那火苗怪异至极,遇物则燃,且由一开始的零星一点瞬间化作漫天大火,多数箭还未射出就已经被烧成渣滓,攻势已停,这火却仍然未灭。

    “行了,出来吧,背后的整个机关都被我烧毁了,它再也放不出什么暗器来。”

    立天对那利箭也射不穿的木桌十分在意,听了凤凌的话,他三两下从桌底钻出,望着头顶未灭的火焰陷入了茫然。

    “这火你不收回来吗?”放着它一直烧?

    “我也想但这就是毕方之火,火力虽不及凤凰火,但直到它燃尽最后一个可燃物之前它是不会熄灭的。”

    “太恐怖了。”

    “你的凤凰血脉一旦养成,恐怕你的实力远在我之上,这就是为什么如今这么多人会窥探我们这些先天者。”

    “先天者?”

    “对,当年剑术人人可修,但进入武尊时代以后,一些天生具有独特血脉的人从一开始就获得了远超常人的力量,就算是高出一个大境界,往往也能越级击杀。”

    “这些与生俱来就与常人不同的人就叫先天者,比如我们家一脉相承的毕方,比如你身负的凤凰。”

    “后天者锤炼身体,以武破力,他们分为五个大境界,这个日后再说,但是我们先天者只有三个,入门,法身,和巅峰。”

    “为什么?”

    “因为我们是有极限的无论我们再怎么修炼,也不可能超越巅峰,我们一开始就拥有比常人更高的阶梯,但同时也失去了超脱的机缘。”

    “不可能超脱,吗?”

    “先不提这个了,你从刚才开始眼睛就没离开过那张桌子,什么东西值得你观察这么久?”

    “我刚刚想说的,你把这张桌子翻过来。”

    凤凌单手一翻,轻而易举的将整张桌子翻了个面。

    “你看,刚才这桌子被箭射了不下十次,这木材都已腐朽了,按理来说是无法阻挡箭势的。”

    立天向箭孔望去,果然看到了桌中隐隐折射出白光。

    “我来。”凤凌一掌击上,带着强韧风劲,一下子将朽木撕得粉碎,掉下两块精铁所铸的阴阳鱼来。

    “刚才我就想问,凤凌你到什么境界了?”

    “嗯?我吗?我才是入门中期,老凤凰也才法身初期而已。”

    “对于我们先天者来说。虽然同阶无敌,但每提升一个境界都困难无比,不紧要看努力,更要看机缘。”

    “你师父倒是一个例外,据说他有麒麟之力,但是已经到了法身后期,也有谣言说他已经成就了巅峰,老凤凰说,无为子还差了点机缘。”

    “原来师父也是先天者啊”

    “当代强者十人中至少有九人都是先天者这就是先天者的强大了,话说这两重铁怎么用?”

    “你看,方法自己出来了。”

    就在两人谈话间,毕方的火焰已经烧毁了地板,露出一扇朝天而开的大门来,上面有着两处凹槽,正是阴阳鱼的形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