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第九特区 > 第二二七九章 林念蕾过话

第二二七九章 林念蕾过话

顶点小说网 www.23wx.la,最快更新第九特区 !

    晚上,九点多钟。

    秦老板坐在家里的沙发上,正在哄着闺女和儿子玩,近几年他在家庭上投入的精力明显增多了,不再像以前那样,只在外面忙自己的,家里啥事儿都不管。

    父子三个玩的正开心的时候,林念蕾敷着面膜,从二楼走了下来:“行了,都别作了,小异,你赶紧洗漱,回房间睡觉。”

    “麻麻,我想再玩一会。”子异憨兮兮地抗议。

    林念蕾也不吭声,只站在沙发旁边,跟幽灵似的看着儿子。

    小子异委屈巴巴的跟林念蕾对视了几秒后,才搂着秦禹的脖子说道:“爸爸晚安。”

    “晚安。”秦禹摸了摸儿子的脑袋。

    “哼。”小子异看着林念蕾,用鼻子哼唧了两声,才一溜烟向二楼跑去。

    “咋了,今天工作不顺心啊,拿我儿子出气?”秦禹调侃着问道。

    “屁,你一高兴,就把我们的作息全打乱了。”林念蕾弯腰坐在沙发上,顺手拿起水果说道:“你兄弟老婆找我了。”

    秦禹怔了一下:“叶琳啊?我知道啊,那天你俩不是去吃饭了嘛?”

    “嗯。”林念蕾点头:“她跟我提了一嘴,想去四区那边负责矿业的事儿,我跟她说,我做不了主。”

    秦禹抱着闺女:“叶琳能力挺强的,做生意也是把好手,我抽空跟吴迪谈谈吧,他要不反对,这个事儿,我就交给她做了。”

    “嗯。”林念蕾吃着水果,继续说道:“还有个事儿。”

    “啥事儿?”

    “叶琳跟我完饭没几天,王宗堂也给我打了一个电话。”林念蕾轻声回道:“说了一大堆,我刚开始还没弄清楚他是什么意思,但后来一琢磨,他可能是想掺和盐岛的一些项目。”

    “呵呵。”秦禹听到这话笑了:“林部长,你现在可以啊,川府这帮人想干啥,都得提前给你打招呼了嘛?”

    “屁勒。”林念蕾翻了翻白眼:“他们是不好跟你说,我就是个过话的而已。”

    秦禹眨了眨眼睛:“王家吧,是外来的,在川府本地的影响力有限,让他们搞盐岛的主要项目,我怕他们吃不住,能调配的资源也少。”

    “……我是觉得,王家从你在松江时期,就一直维护你。”林念蕾适度的劝说道:“现在他们在川府,除了你这一把可以依靠,也没啥资源了,你别忘了人家。”

    秦禹仔细思考了一下林念蕾的话,也缓缓点头:“是啊,我刚来川府的时候,缺人缺资源,也是王宗堂从老家带了一帮人,帮咱混成旅搞基础建设,扩充兵源,这几年天辉在部队干的也不错。”

    “那你自己拿主意呗。”林念蕾伸手抱起了姑娘:“我哄她睡觉去了。”

    “嗯。”秦禹点头。

    林念蕾在是否启用叶琳和王宗堂的事情上,只承担了过话人的角色,却并没有主动劝说,主动掺和川府的政务问题,适可而止的说完,带着孩子就去了楼上。

    秦禹坐在沙发上,也仔细思考了一下,他知道王家其实在川府上层是有不少关系的,马老二,老李,老猫,朱伟,以及川府松江系的老人,跟他们的关系都不错。

    而王宗堂之所以没有找这些人在中间传话,其实也是有自己考虑的,他不想给秦禹一种,松江系非常抱团的印象,搞小圈子政治,所以才直接找林念蕾提的这个事儿。

    目前在川府,王家能得到的资源确实不太多,因为本地的徐家,阮家,齐家,影响力都很强,他们靠着自身在川府的威望,也帮着秦禹干了很多事儿,那自然是更活跃,更受重用一些。

    但王家不同,他们是外来的,在本地根基很弱,也没有像其他三家那样,有自己的小地盘,所以目前处于不上不下的状态。

    秦禹托着下巴,仔细斟酌一下后,抬头喊道:“小丧!”

    “咋了?司令!”小丧从一楼的卧房内跑了出来。

    “你明天早上去一趟王家,帮我把王宗堂接到司令部来。”秦禹笑着吩咐了一句。

    “好勒。”小丧点头。

    “嗯,睡觉吧!”秦禹扶腿站起。

    ……

    当晚。

    重都天门监狱内,一名金发碧眼的青年被提了出来,拉往了司令部。

    这个监狱不是普通的行事监狱,而是专门羁押政治犯,以及敌方特务的监狱,管理非常严格。

    金发碧眼的青年坐在车上,精神非常萎靡,他已经在重都呆了一年了,整天被关在黑漆漆的小房间内,不让放风,不让与外界其他犯人沟通,他似乎都快忘了,太阳长啥样了。

    这个人,就是当初何大川他们抓的那个自由谠的旅长,基里尔.康巴罗夫。

    深夜,汽车抵达了川军司令部,一名精通俄语的军官,对他进行了简单的问讯,但后者反抗情绪浓烈,基本全程不回话。

    这种态度,倒不是说这个年轻的佬毛子有多硬气,而是他知道自己不能瞎说话,因为他搞不清楚川府这边要干啥,一旦多嘴,很容易命都没了,并且会给家里那边带来麻烦。

    ……

    次日一早。

    小丧去接王宗堂了,秦禹和察猛率先到达了司令部。

    刚进办公室,警卫室的执勤军官就赶过来报道:“司令,我们尝试审讯了一下这个基里尔,但他不是很配合,全程要求先给家里打电话,然后在于我们进行沟通。”

    秦禹喝了口白开水,突然问道:“哎,那个付震怎么样了?”

    “他……他恢复过来一点了,在后院呢。”

    “他不是精力旺盛嘛,那给他个活儿,让他去审这个基里尔,先给他收拾服帖了再说。”秦禹放下水杯:“啥人就的用在啥地方,我看他挺合适的。”

    “他不会俄语吧?双方沟通存在问题,咱们要不要在给他配个人啊……!”

    “我看零沟通就挺好的。”秦禹笑着说道:“先让他弄着,你们带人旁审就行。”

    “是,司令!”

    ……

    上午。

    警卫军官找到了付震,直接冲他说道:“两个活儿,一个是跑山,另外一个是参加审讯,你选一个!”

    “审谁啊?”付震本想骂人,但看了一眼军官的表情,想起了昨天的种种经历,还是忍了。

    “一个佬毛子军官!”

    “干他!”付震蹭的一下窜起来:“我愿意为川府的审讯事业,贡献一份力量!”

    军官看着他笑了笑,低声嘀咕道:“这特么躁狂确实不影响智力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