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农门悍妻:夫君好磨人 > 第1451章 秦曦VS凌珊 7

第1451章 秦曦VS凌珊 7

顶点小说网 www.23wx.la,最快更新农门悍妻:夫君好磨人 !

    第1451章 秦曦VS凌珊 7

    秦曦带着朵朵走到卖珠串的摊位前说道,“朵朵你看有没有喜欢的。”

    出乎意料朵朵看着摊位上,摆出来的这些漂亮珠串摇了摇头。

    “四叔,以前在家的时候,我娘给我买了好多这样的珠串,我不需要再买了。”

    “等你帮助找到我娘,到时候我拿给你看,我的那些珠串比这些可好看多了。”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秦曦看了一眼摊位上那五彩斑斓的珠串儿,心中不免打了一个问号。

    什么样的家庭,能让朵朵娘可以随意给朵朵买这么昂贵的珠串?

    一个大胆的想法在秦曦脑海中闪现。

    他拉着朵朵的手一边继续逛,一边很是随意的问道,“朵朵,你以前和你娘住在那个城,你可还记得?”

    朵朵摇摇头,她只是个五岁的小姑娘,对于地名并不是很敏感。

    “不记得了,我和我娘换过很多个地方住,不过我们以前住的地方都特别冷,特别是冬天,去年冬天我们那边下了一个多月的大雪,可冷可冷了。”

    “后来我娘说,北地太冷了,四季分明的京城才是最适合居住的,所以我跟我娘一起来京城了。”朵朵学着她娘语气说道。

    秦曦仔细看朵朵的五官,确实比魏国人的五官要稍微深邃一些。

    秦曦心想朵朵应该不会是北荻人吧。

    朵朵的口音完全不像北荻人,到是有一丝京城口音。

    秦曦脑子里一团浆糊,感觉自己越想越乱。

    朵朵以前应该是生活在北荻,而且很有可能她娘或者她爹是北荻人。

    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她才来到京城。

    最后秦曦索性不想了,反正朵朵以后是他的女儿,不管她的亲生爹娘什么来历,都跟朵朵无关。

    一大一小在集市上逛了整整一上午,从集市出来的时候,秦曦手里拿了一堆包裹,旁边的豆子甚至还扛了一块布料。

    “朵朵你能不能吃辣?”

    “能。”

    “那就好四叔带你去吃麻辣锅。”

    天气稍微有一点凉,秦家在京城开的几家卖麻辣串的店铺爆火。

    秦曦想带朵朵过去尝一尝麻辣串的味道,这才问起她能不能吃辣。

    不过考虑到朵朵年纪还小,就算她能吃辣,他也不好让她吃太多麻辣的食物。

    于是吃饭的时候,秦曦给朵朵单独要了一份微辣的麻辣锅。

    麻辣锅里放了二十几串各色麻辣串。

    朵朵看着油亮红油里的食材,悄悄吞了吞口水。

    “朵朵趁热吃。”秦曦说道。

    麻辣串是早已经煮好的,并不是特别热,但麻辣锅下面放着炭火,时间久了会比较烫。

    朵朵毕竟年纪小,秦曦要多加照看着才行。

    “四叔你也吃。”

    朵朵的教养非常好,秦曦没动筷子她是绝对不会动的。

    看到如此听话暖心的朵朵,秦曦只感觉自己此生能有这么一个女儿足矣。

    两人围着热乎乎的麻辣锅大快朵颐,朵朵比秦曦想象中能吃辣,她还偷偷去拿秦曦麻辣锅里的肉串吃。

    就在朵朵和秦曦欢快的吃麻辣串的时候,对面酒楼上的一扇窗户打开了一条缝。

    凌珊躲在窗户后面,远远的看向对面的朵朵和秦曦。

    她其实已经跟了两人好一会了,两人从秦家出来,凌珊就一直跟在两人身后。

    当朵朵在珠串摊位前说起她的事情时,凌珊吓了个半死,生怕朵朵说出什么话来,让秦曦起疑。

    不过还好朵朵只是说她们母女两人,住的城市比较冷并没有说多余的话。

    凌珊看着一大一小热火朝天的吃麻辣串,她眼角微红,心中难受的厉害。

    明明自己最爱的两个人,都在跟前她却不能上前相认,这种痛苦也只有凌珊能够明白。

    朵朵自从出生之后,虽然跟着她颠沛流离,但母女两人从来没有分开过,现在两人真正的分开之后,凌珊每日都在思念朵朵,这种煎熬让她极为崩溃。

    最后她实在是熬不住了,这才偷偷过来看朵朵和秦曦。

    “凌珊这么巧。”

    凌默一身魏国商人打扮,手里拿了一把扇子,装模作样的摇一下。

    只是他身形高大,皮肤也是健康的小麦色,手里拿一把文人用的扇子着实看着有些别扭。

    凌珊没想到能在这里遇见六皇子凌默,她心中一紧,今天她出来的时候明明已经把凌默的探子给甩开了,他怎么又找了过来。

    此刻的凌珊万分庆幸,朵朵跟着秦曦,如果今天她回了朵朵住的小院,那凌默不是就知道朵朵的存在了。

    想到这里凌珊只感觉后背一片冰凉。

    她压下心中的不安强颜欢笑。

    “这么巧,六皇子也出来吃饭。”凌珊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凌默自然也是看出自己不受凌珊待见,他也不气恼,很是平淡的说道,“过几日皇后娘娘要在宫里举办宴席,届时京城里的不少贵女都会去,你也会代表我们北荻去献舞。”

    “我希望你这次不会再失手,如果在失手,知道后果有多严重。”

    “六皇子,能不能再给我一些时间,魏帝对他的皇后非常忠贞,整个后宫连一个妃嫔都没有,你让我一次成功,是不是太强人所难了一些。”

    “那可不管我的事,我只知道你如果成不了魏帝的宠妃,那你爹娘必死无疑,你外祖父家一族也会受到牵连。”

    凌珊微微咬唇,她的一举一动牵动着上百条人命,她必须听凌默的差遣。

    “六皇子,万一宴席那天皇上一个嫔妃都不选呢?”

    凌珊知道皇后这是迫于无奈才举办这个宴席,京城不少老臣对于魏帝遣散后宫,只宠爱皇后一人极为不满。

    他们还是希望魏帝依照祖制广纳后宫。

    在这种情况下,魏帝不可能随着这些老臣闹,他怕是会当初使出手段堵这些老臣。

    “这些就不用你操心了,宴席那日皇上肯定会选嫔妃,而你需要做的就是使出浑身解数让皇上为你着迷。”

    说着凌默拿着手里的扇子微微挑起凌珊的下巴,继续说道,“你这张脸可是越来越美艳了,我用了那么多药把你养的这么美,可不能浪费了。”

    凌默的目光犹如毒蛇一般在凌珊脸上扫过,她只感觉恶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