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深空彼岸 > 终篇 第38章 彼岸

终篇 第38章 彼岸

顶点小说网 www.23wx.la,最快更新深空彼岸 !

    说要离开,王煊还是驻足了数十年,不为其他,勇敢的冲向永寂黑伞,研究那里偶现的特殊奇景。

    最终,他蹙眉,又一次陷入莫名的黑色领域中,他险些就沉眠在那里。

    王煊意识到,自己不是真圣,哪怕能在永寂时代保持清醒,但某些禁忌规则也不能去挑战,十分危险。

    此后,他不再执意去接近与研究永寂黑伞了。

    47年后,他在星空中漫步时,肌体猛然绷紧,全领域6破感应相当的敏锐,他立身在迷雾边缘,看着远方。

    时空破碎,一个满身是血的生灵坠落下来,而且,对方神觉很强,有所感应,直接扫视:「谁?!」

    「一位路过者。」王煊回应。

    「滚出来!」那个生灵身上的违禁甲胄破碎,披头散发,有些伤口难以愈合,脾气很大,十分暴躁。

    「不孝后人,怎么和你祖师说话呢?王煊冷淡地回应,这是什么道理,他又没惹对方,因此也没什么好言语。

    「嗯?」对面,那个生灵似乎一惊,睁开雷火天眼,扫视这边的虚空。他被人重创,逃到此地,心情很糟糕。

    寂静多年后,王煊看到个活着的超凡者,很有「倾诉欲」,很多年没和人在语言领域干仗了。

    他还真不怵,哪怕对方是一位至高生灵,但在嘴上斗殴,以及逃生方面,此人估计也只算是徒孙辈。

    对面沉静了,没有和他「干仗」,根本没有什么「倾诉欲」,直至最后无声地消失,接着突然降临迷雾边缘区域。

    可惜,他扑空了。

    迷雾中的小船,飘然远去,实在太快了,到了星空的对岸王煊确定,这是至高生灵,而且,肯定是从彼岸战场退下来的,因为他的身上带着强辐射的残韵。

    「真圣在彼岸激烈血战?真是让人神驰意动,悠然神往。」王煊自语,很想去观战。

    「你究竟是谁?」负伤的强者言语间不再霸道,谨慎地问道。

    「都说了,路过,我和你没交集。」王煊在远处回应,当年,他被6破的短发白毛追杀,都成功逃走,现在面对一位圣者不担心被堵住。

    对方再次沉默,慢慢暗淡下去,接着身影彻底熄灭,随后,深空尽头传来一声大爆炸,这位至高生灵撕开一道宇宙大裂缝,竟离开繁华落尽的旧中心。

    王煊一怔,起初还觉得对方想引诱他出来,而后,他确定,那名强者确实远去,果断逃了!

    最终,迷雾遮蔽天机,且他立身在小船上,避开至高生灵的一次扑杀,让对方误会了。

    「永寂时代,回归旧中心760年,我以异人6重天之躯,同真圣一战,碾压之,令其仓惶远遁。」王煊点评此役。

    至于括弧:嘴上一战。

    那几个字就没有必要提了,他遵从大道至简的原则。

    经此一役,王煊信心大增,觉得纵然是遇上真圣,问题也不是很严重,不说其他,应该可以自保。

    「理性来说,我应该克制,不该急着接近彼岸,不是真圣,终究无法下场,离棋手层面还很远。」王煊自语,叹息。

    在腐朽之地,只要他还能抵住困意,就可以继续在这灭法时代修行,最关键的是足够安全。

    数十年后,他在陨石上起身,揉了揉太阳穴,略显疲惫,自语道:「照这么下去的话,终有一天,我也会在神话冰封时代冬眠。」

    他抬头仰望,那无边无沿、看不到尽头的黑色大伞,针对复苏者降下的黑色奇景越来越频繁。

    他终于明白,为何真圣最终也会陷入长眠中。还有他的父母身为奇人,走枯寂之路,可每一纪落幕后,大多数时间也是选择长睡

    。

    除非掀翻这大伞,不然的话,总归要被它针对。

    接下来的岁月里,他选择在各地出没,边走边修行,避免久坐而过于死寂,加深睡意。

    现在,他修炼一些需要激烈舒展身体、释放元神之光的经文,什么兽皇拳、平衡大道、无有道空压在36重天下的经篇,都在被他融合,贯通,不拘泥于原本的框架中。

    「好大一只乌龟,活的,超凡大补物。」王煊惊讶,在非常偏僻的宇宙边缘,在密密麻麻的陨星残骸中,发现一只巨龟,比正常的行星大很多倍,它藏身在这片宇宙飞船无法通行的荒芜地带,正在沉眠。

    毫无疑问,这是一只超凡巨龟,实力相当的不凡,属于和奇人相对应的奇龟。

    王煊估量了下,这肯定是九重天尽头的异龟,若是破限厉害,且实力足够强横的话称之为准圣也不为过。

    「鄌,谁要煮我?」老龟当场惊醒,非常的警觉,显然道行确实高的恐怖,在永寂时期,都能被外界的些许扰动刹那惊醒。

    「你是谁?!」它复苏时,抬起一只数千里长的巨爪,对着王煊就拍击过去了。

    王煊伸手,一指向上点去,透发无量光,瞬间抵住那庞大的龟爪,且散发6层御道纹理,照亮整片星海,常驻人世间,显照无匹神威。

    一时间,强横如异人九重天尽头的老龟,其身体都在摇动,龟甲咔咔作响,它整个龟脑袋都麻了,彻底惊悚。

    「道友,误会,手下留情!」它嗖的一声,头和四肢全部缩进龟壳内,流转着神秘的御道纹理,谨慎防御。

    「我又没有要对你下手,随口一句,就引起你这么大的反应?」王煊收手,但立足之地依旧明净,清晰,而现世像是腐朽的、蒙尘的,两地完全不同。

    「你是异海中那头老龟?」王煊讶异,昔日,他被手机奇物坑到异海,除却得到五组因果钓竿外,还在那里认识卓嫣然、玄天、黑鹤、网红青鸦,以及异海中一尊石化的老龟。

    「啊,异海那里的石龟是我留下的遗蜕,我是真身。」大龟赶紧点头承认,他感觉对方没那么强势了,此次应该不是恶缘。

    「我知道,它还有意识,提到过你。」王煊说道。

    昔日,石化的老龟和王煊结了一份善缘,最重要的是,老龟在两纪前,曾在异海救过王御圣。

    老龟曾说,它的真身多半负了重伤,不然不至于消失,还拜托王煊,以后若是看到,或者从地下挖出来,尝试抢救下,大概还能活。

    王煊惊异,超凡路上某些因果颇为奇妙,一语成谶,他还真遇上了,从陨石群中给挖出来。

    「你什么情况?」他问道。

    「唉,当年负伤,打个盹而已,结果醒来后就天翻地覆了,没跟上超凡源头转移,蹉跎了一纪元。」老龟无奈地说道。

    「你是说,这次神话大迁徙时,你正在大睡?」王煊觉得离谱。

    「不是这次,再往前追溯一纪元。」

    老龟有些尴尬,然后,它又郁闷了,道:「这一纪,我也没赶上。在腐朽宇宙复苏后,我闭关了一千多年,调整状态,又小睡了会,过去了数百年,便就此动身,进入最高等精神世界赶路。这样走走停停几百年,他龟的,等我赶到这里时,又错过了,神话源头它又跑了!」

    王煊听得目瞪口呆,这效率感人的龟,连着两次打盹,兼且慢吞吞,竟完美错过两次超凡中心转移,真是个极品龟!

    「这么说,你吭哧吭哧跑过来,就又开始接着睡了?」

    老龟也觉得丢人,脸色都憋绿了,道:「如果超凡寒冬黑夜结束后,我没死的话,下一纪我醒来就开始动身,绝对不打瞌睡了。」

    「真是龟才!」王煊点头,这样的奇葩龟,他还是头次听说。

    既然对方救过他大哥且他对石化的老龟印象也不错,自然相助一把。

    当下他就告知了1号超凡源头的精准坐标,且,他送给老龟大量超凡因子,当然选择的都是最柔和的那种。

    「其实,你现在就可以动身赶过去了。」王煊建议。

    「似乎很远啊,而且,永寂之下,最高等精神世界偶尔也会闹妖,我还是等新纪元开启时再上路吧。嗯,先睡一觉再说。」这龟懒得有点离谱,有明确的坐标,有大量超凡因子作为「路费」,它都不愿动身。

    好在,它如今混成了和奇人相仿的奇龟,可在永寂之下生存。

    「随你。」王煊真是对这种懒龟没脾气,随手丢给它一件受损的圣器,替他大哥先还部分因果,剩下的还需要当事人相见时,随意了结下。

    「有瑕疵的违禁物品?!」老龟目瞪口呆而后又欢天喜地了。

    「你都是绝顶异人了,连件圣器都没赶上?有点惨啊。」王煊点评。

    老龟打着哈欠,道:「我又没那么大的野心,每个人,每个龟,都有自己的道,有自己的梦想彼岸,我觉得吃吃睡睡就挺好,从来没想过成为天下第一高手,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有天上第一个高手出现,将天下第一的拍死。」

    王煊还能说什么?也只能附和了,道:「你说得好有道理每个人的道,以及心中的梦想彼岸,都不同,不能强求。」

    他告辞,转身远行。

    「你去哪里,不睡会儿吗?这可是神话冰封时代!」老龟在后面喊道,大声提醒。

    王煊回应:「我去悟道,修行,回头可能去归真之地的一块碎片上转一转,就不过来和你打招呼了。」

    「可这分明是万古长夜下的冬眠期啊。」老龟有点怀疑龟生,自语道:「永寂时期,天纵奇才还在修行,真学霸啊。这么比较起来的话,我似乎真有些渣。唉,还是睡一觉吧,下一纪我再做霸龟。」

    又过去数十年,王煊确实觉得被那黑色的永寂大伞针对了,超凡界万物寂灭的年代,只有他一个人具备神通,并在活动,几乎要被那些黑色的奇景常年笼罩了。

    他决定,离开旧中心,接近彼岸去看一看,不一定非要深入,他只需要一个不用被迫陷入长眠的地方即可。

    以元神时钟测算,1号超凡源头冰封894年了,王煊回到旧中心860年,而今他已经2409岁。

    「岁月啊,年华,想不到我的人生目前大半都是在这片宇宙中度过。」王煊感慨。

    他在母宇宙也只生活了183年,在那条前往超凡中心宇宙的特殊路上生活了22年多半载。

    如今,他寻不到母宇宙的坐标,暂时回不去了。

    这一年,王煊正式动身,前往永寂之地的深处,去寻找那处至今超凡之火都不熄灭的「彼岸」。

    他在旧中心36重天的残迹悟道时,曾和彼岸的异人起过冲突,击毙两人,早已得到确切地坐标。

    可惜,原本有一条捷径,但是唯有真圣知晓,被他们控制,可有效的传送生灵出入。

    不过,这倒是难不倒王煊,他走最高等精神世界,且驾驭迷雾中的小船,以超越极限的速度上路。

    最高等精神世界如今很寂静,死一般没有声息。

    甚至,王煊这次都没有看到什么异常的景物、圣者老皮等诡异的东西。

    天地茫茫,唯他一人独行,路途上这些宇宙相对应的最高等精神世界,目前确实只属于他一个人,再无其他超凡者。

    「好远的路!」王煊惊叹,在最高等精神世界中赶路

    ,他都用了半年,还没有接近目的地!

    这要是走现实世界的路,那就更加无法想象了。

    不过,他已经路过裁道老魔、银发维罗、陆坡等人曾经沉睡的那片绝地。

    他没去那里探究,万一挖出个活着的老怪物来,那乐子就大了,他可受不了那种刺激。

    随后的路途,最高等精神世界中居然成为一片不毛之地,了无生机,可以说这是精神领域的荒漠。

    因为,这片地带都不属于正常宇宙范畴了,普通的生灵早已绝迹。

    他从精神荒漠世界出来,看到的果然是无边的黑暗与虚寂,什么都没有。

    王煊对这种大环境并不陌生,当年返回古代时,他们一群人曾和兽皇一起远征永寂之地,旅行了漫长岁月,都远远超过了彼岸所在的区域。

    不久后,他再次返回精神荒漠世界,驾驭迷雾中的小船极速赶路。

    数年后,他感觉前方不再是精神荒漠了,提前进入现实世界。

    「嘶,好壮阔啊!」王煊瞳孔收缩,感觉很震撼,前方光芒滔天,那无垠的大宇宙像是在焚烧,辐射出无边的超凡神焰。

    「有人撕开了彼岸宇宙?」他心头地震,它辐射的力量,透发到永寂深空中来了,须知,他还远没有临近彼岸呢。

    「嗯?!」王煊面色微变,在这片深空中,他感应到熟悉的规则残韵,那是无、有留下的。

    随后,他竟然还发觉手机奇物撕裂深空的淡淡道则气息,甚至捕捉到了红袖留下的残韵。

    「这群至高生灵,真能折腾啊,果然跑这边来了!」王煊心潮起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