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天下第一道长 > 第433章,无常人间

第433章,无常人间

顶点小说网 www.23wx.la,最快更新天下第一道长 !

    “他...失踪了。”杨博堂表情复杂道。

    李云听了愣了一愣,失踪了?

    “当年他去调查一起人口失踪案的时候,人间蒸发了,我们将城市翻了个天翻地覆,已经在档案上确认他的死亡了。”

    提到这周巡,即使是品着好茶的杨博堂也顿感有些索然无味。

    以往都是两人一起上道观的,如今旧人不再,不免让人有些许神伤黯然。

    “人间无常。”李云淡淡道。

    “虽然局子里都认为他死了,但我认为他还活着。”杨博堂摇头道。

    而妖狐白沉也出来说道。

    “周巡那小子消失的时间点太微妙了,刚好是我修炼好三分之法,将佛门身和魔门身剥离出去的时候,而且凑巧的是,和周巡签订契约的魔门身也不在塔内...”

    “你们玲珑宝塔不是只许入不许出的吗?特别是对于妖怪而言...”

    “确实是如此,所以我也不知道那魔门狐狸是怎么出去的...毕竟当时我就以三分之法将他分离出来,我们的记忆感知也不再共享。”

    妖狐白沉娓娓说来。

    听着妖狐白沉这么一说,其中貌似是有些蹊跷之处。

    魔狐和周巡二者同时失踪,若说两者没有什么猫腻李云都不太相信。

    不过这对于杨博堂来说依然是很重的打击,毕竟相处了也有那么多年,两方早已经是兄弟一般的存在关系,他这一消失对杨博堂的打击无疑是巨大的。

    “只是失踪了的话,也未必是真的死了呢。”

    “对啊,周巡组长和魔狐白沉一起失踪了。”杨博堂轻吟道:“这对于国家而言,如果他真的还活着的话,这种行为无疑是严重的叛逃行为啊。”

    这也是杨博堂对于周巡如今情况的矛盾所在的。

    如果他真死了的话自不多说,如果周巡现在还活着的话,那么携妖出逃可是叛国之举。

    “贫道觉得他不会叛逃,若是真的还活着的话,也定然是有着难言之隐的。”

    对于周巡这个人李云不说了结其本身如何,起码也是知道他本性如何的。

    “唉,是也好,不是也罢,总归他不出来和我说,我也不知他如今情况如何。”杨博堂有些默然之感,只得是轻叹。

    此时,李云也想不出什么宽慰的话来,突然心有所感,望着天边远方,突然道。

    “杨组长,你想不想见叶麟?”

    “叶...麟?”

    杨博堂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没有丝毫犹豫,直接反映了过来,愣道:“您是说,叶麟吗?我...当年的伙伴,叶麟?”

    “是的。”李云笑着说道:“刚刚贫道因果有感念,这叶麟如今所化金莲将绽,有趣有趣,居然如此快化身而出吗。”

    这速度其实算是超乎李云的意料之外了。

    原本李云以为会是以百年为单位的孕育,也许是灵韵复苏的缘故,也许是因为金莲之内的叶麟也在修炼己身的缘故,这滚滚的灵韵是加速了他的复苏,以至于现在就要醒过来了。

    “是吗,他要复苏了吗。”

    杨博堂有一种恍然之色,距离叶麟舍身死去,已经过去了那么多年。

    这么多年了,他甚至有些记忆模糊了。

    毕竟时间是最能抹除伤痛的良药,对于杨博堂而言,叶麟死去了那么久,该放下的早就放下了,甚至前些年他还经常去沛山云梦观拜访,如今去拜访的时间也少了许多,毕竟作为外勤组组长,他可是全年无休的,几乎都在工作中度过。

    甚至这三年都没有去拜访过。

    如今李云既说起这事儿,也让杨博堂想起了这位故友。

    “嗯,如果我们去的快的话,他现在应该已经破茧而出了。”李云笑道:“如何,同贫道一起去看看破茧而出的他?”

    “我...”

    杨博堂无法...拒绝。

    李云也不含糊,乘风起云,携着杨博堂飞遁而去。

    ......

    在落下到沛山县的时候,杨博堂还有些懵懵的。

    “原来肉身飞行是这样的感觉。”

    杨博堂在刚刚也体会到了一番什么叫做腾云驾雾天地间了,肉身飞行的感觉是相当的刺激。

    “哈哈哈,你若喜欢的话,以后可以让叶麟带着飞玩玩。”

    李云落下后调侃道。

    “叶麟...他也会飞?”

    “他孕金莲而生本就有神异自生,再加上又领悟仙法,在灵胎之中修炼吞吐灵韵之法,他出生了之后就已是脱胎换骨,非凡之躯了。”李云顿了顿说道:“若是按照你们的分类来看的话,他出生后也是‘精怪’了吧。”

    “精怪吗...”

    杨博堂吐了一口气说道:“不管他的外相变得怎么样,反正在我心里,他依然是那个能够为了城市献出生命的热血少年,这一点,永远都不会变化...”

    “是啊,在你的眼里,这一点拥有都不会变化。”

    李云笑吟吟的,略带欣赏之意。

    此时,在小镇子落下后,并没有立刻上去。

    作为拜访的客人总是要带些什么东西上去的,特别是对于杨博堂而言语,无论是拜访明心也好,还是苏醒的叶麟也罢,两手空空总是不太好。

    特别是如今,杨博堂那么多年没有上去的情况下,心中自生一股子愧疚之意,还是需要些心理准备才能上去同兄弟相遇。

    “我...到时候要说些什么呢?”

    “一个微笑,一个拥抱足以了吧。”

    李云面含笑意。

    杨博堂也终于是鼓起勇气上山。

    .....

    而在山上,原本正在吞吐灵韵法力的明心也心有所感,望着莲池中的法身灵胎在微微的悸动。

    修炼了一番时日之后,明心也已经有了些许窥探灵视的能力,很强行才按捺住了自己的激动之色。

    “他...我的儿子...”

    “叶麟他好像要醒来了!”

    一旁的狐狸叶山提醒道。

    这仿佛在娘胎里胎动一般,散发出阵阵红色的微光。

    莲池里的莲花在起舞,九龙神火罩化为九条火龙,环绕着这散发着阵阵红光的法身灵胎,护卫着他的出生。

    他要出生了。

    “我终于...等到了这一天。”

    明心喜极而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