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DARK时空 > 第十四章 大佬的对话有点慌

第十四章 大佬的对话有点慌

顶点小说网 www.23wx.la,最快更新DARK时空 !

    ,最快更新DARK时空最新章节!

    桥长看着李涣走出去的身影,莫名的觉得有些心痛。他开始有些担心李涣,一个曾经的普通人,却突然告诉他要拯救世界?谁会信,谁又愿意信,更加有谁愿意把命放在上面?

    他有些犹豫,担心李涣可能无法回来,但却很坚决。在他的心里希望李涣不要去的想法终于大过了李涣要去的想法。可是理智却又把他拉了回来。

    让李涣终究是要去的去的,桥长已经活过了太漫长的时间,看过太多的东西。他早已过了李涣那个会因感情而做出选择的年纪。

    他知道应该怎么做,知道如何才是大局!

    所以他刚才迟疑了很久,也没有留下李涣。

    “出来吧,你应该都听到了吧。你看看!把选择交给这个孩子让他去承受不应该承受的东西!这就是所谓传承?!”

    桥长满脸怒气,举起手狠狠地往桌子上拍去,桌子震动却又瞬间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结界也泛起了波纹,一个长相亮丽身材凹凸有致,穿着淡绿色长裙披着红色长袍的美人踏出一双秀足轻轻的从波纹中走了出来。

    而相比之下一旁的桥长看上去则没有什么惊艳之处。一身白袍,看上去就是乡下的棉絮编制而成,身上也没有什么装饰品。除了头发还是黑色的,其他地方都显示出老态龙钟的样子。让人看到这两者,便会觉得白袍*在那里唯一的作用就是衬托出美人的美的不现实,仿佛画中人。

    那女子开口了,红色的嘴唇一张一合,让人浮想连篇。清脆诱人的声音脱口而出。

    “这是他自己的选择,你不是已经说了嘛?而且你以为【守护天使】力量是白用的嘛!为他所诞生的消耗的素性,足够上百个灵觉醒了!”

    美人说到最后伸出洁白无瑕的玉臂伸手点了点消失的桌子又浮现出来了。

    “而且如果不是他最后的天赋资质高的这么离谱,你以为他能出得来!这已经是给你面子!”

    美人说到最后的已经有些娇嗔了,听上去蛮生气的。但却还是让人听了还想听了,实在是太美妙了。

    不过在一旁的桥长脸色却还是那么的铁青。

    “哼!这种天赋这种资质,只要成长起来迟早能压下去那些东西。又何必让他去冒这种险,你又不是不知道,从太古开始进入去见那位的有多少!可是能活下来的有多少!不足百人!到底如何需要我告诉你?!”

    红袍美女坐了下来,伸手一指,一套完整的茶具出现了,而且上面还冒着热气。那女子拿起了茶壶向其中一个杯子倒入了少许茶水,然后递给了桥长。

    “喝喝茶,消消气。这是伏雨茶,很难得的,虽然你喝过,但这是我亲手做的。”

    桥长没有伸手接住茶杯,女子伸手拿起桥长的双手端住了茶杯。

    “你太小看那小子了。他的那天赋你真的觉得正常嘛?依我看那小子多半也是上古的某个强进化者的后裔或者后手之类的。不然你见过有谁能达到1万灵上限的吗?1万那是超脱了人的界限,是绝对突破不了的。除了曾经那族的那一位惊才艳艳,一个人吊打了整个时代。还出现过谁吗?”

    桥长听了这话终于不再板着脸了,也端住了茶杯,移动到嘴巴,尝了尝,一饮而尽。

    “话是那么说,但你又不是不知道那一位最后到底是怎么样的结局。我不想让他这样,越强大的力量就是越大的束缚!当整个时代都只有那一个人的光亮的时候,那个人也要照亮整个时代的黑暗1!”

    红袍女子又伸手为桥长填满了茶水。

    “呵呵,你真的以为那一位真的最后就是那样了?!那一位到底有多么惊才艳艳,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怎么可能会留不下后手。就连当初一些喽啰都活了下来,那一位会活不下来?那一位太可怕,可怕到即便是现在,想起那一位我也只能战栗。我甚至怀疑那一位是故意面对那种结局,为的就是从那族的那个时代的那种身份超脱出来!”

    桥长坐了下来,长嘘了口气,将茶杯放到桌上。

    “话是如此,不过现在哪个时代都察觉不到那一位,我真的觉得那一位应该是彻底的消失了。我不希望君小子以后也如那般,一个人傲然的扛起了整个时代!但却也寂寞了一个时代。”

    红袍女子看了下桥长,随后又伸手一翻,一碟果子摆放在了桌上,出现在了桥长面前。

    “放心吧,我知道你的疑惑。如果能被我们看出痕迹来,那一位又哪里需要那么大手笔来超脱。所有人都以为那一位消失了。这不是正符合超脱的定义嘛?而且我怀疑你的君小子或许就和那一位有些关系呢。”

    桥长听了这话,呆了下,立刻摆了摆手笑了笑说:“怎么可能和那一位有关系,君小子就是一个逗。”

    “怎么不可能,古往今来加上他就只有这两个!从一出现就是1万的灵上限,对于那种我们无法理解的存在来说,还需要其它的相同点嘛?!”红袍女子一本正经的说道,很凝重。

    “你这话虽然也对,但不太可能。算了,他和那一位有没有关系,有什么关系不重要!重要的是想办法在他接下下来要去的地方保住他的命!”

    桥长挥挥手表示对那些事情一点都不在乎,对桥长来说他现在只关心如何能让李涣在接下来的危险中努力的活下来!

    “你不是已经让他把?灵结玠?取到手了嘛。以?灵结玠?的百年积累应该也足够他通过那里了!实在不行我将【守护使】的一部分力量借给他也不是不可以。”

    红袍女子淡然的说道,对她并没有那么看重李涣,李涣只不过是一个天赋资质都和曾经最强的那位相同的人而已。更别说李涣还缺少4个9的灵,想要补完不是做不到,只是太难太难了。

    “你的【守护使】的力量愿意借给他?”

    “当然,只不过不是因为他,是因为你!”

    桥长抽了抽脸颊,他满脸无奈的看着红袍女子说:“你能借给他我很高兴了,这样君小子活下来的可能性就很大了。”

    “你就对他那么有自信能够通过桥下的先祖的考验?”红袍女子充满了不信任说道。

    “暮雪,当初你们信任我就和我现在信任他是一样的,没有差别。那小子当普通的人当惯了,没有责任感,只要让他稍微背负责任前进,他就会很快的成长起来!”桥长肯定的说道。

    在桥长心中李涣的地位已经无限制的提高了,被人信任和信任人都是世界上最让人感动的事。

    “既然你这么相信他,那么我也会对他抱有期待的,如果最后他能从里面出来。那么我会送给他一件礼物的,一个曾经那一位留下的东西!”红袍女子默然的说道。

    “那件东西?!当真!”桥长在说出这话的时候声音居然颤抖了,而且充满了及其惊喜感情。

    “当真,只要他能从里面出来!况且那件东西这么久都没人看破,说不定给他正合适。毕竟同为1万灵的怪物。”红袍女子淡淡的说道,但是却带着一点对李涣的厌恶。

    “我知道你对当初的那件事有点介意,但还是应该放下了。”桥长无奈的说道。

    “我知道,可以放下的时候我自然会放下的。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你还是想一下应该给他准备怎么样的‘赐物’吧!至少全身‘赐物’的话,如果出现了什么问题也可以抵抗些那黑暗!”

    “嗯,这样我就放心了。放心吧,我决定把那一套当初‘琰’得到的那身送给他。”

    桥长走到床边,从床下取出来一个用铁皮包裹着的木质大箱子,看上去像行李箱那样,但是很普通平凡一点都不出众。上面还蛮是厚厚的尘土,放的太久太久了。

    “这套赐物,可是曾经留下名号的(凡)留下来的。虽然我们也没发现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但终究是属于那个层次的东西。你考虑清楚了?”红袍女子惊讶道,她以为她已经看清楚李涣在桥长心中的地位了,可是现在来看,他在他心中的地位还远远不止如此。

    “你不都是把那一位的东西送给他嘛,与你那个东西相比,我这套赐物又算的了什么。”

    桥长伸手抚摸着这个木箱子,眼中充满了怀念与不舍。

    “呵呵呵。(凡)留下的赐物再平凡都有的是价值,可是那一位留下的东西这世上除了最强的那一批谁敢研究,一不小心就会灰飞烟灭。我也只是实在研究不除出什么,才给那个君小子的。”红袍女子皱着眉头说道。

    她实在没想到他居然会把这套东西给他。真的太出乎她的意料了,那么她是不是应该把她打算给的东西换一下?算了,没那必要,说不定那小子真的可以从那一位的东西中领悟些什么。

    “既然那样,那小子如果还不能活下来说明那小子是真的菜。没必要过着了,我的希望也不用寄托在他身上!”红袍女子一边恶狠狠地说,一边把一个纯白色透明的小方块剑递给了桥长。

    “放心吧,他会活着回来的,因为他还有放不下的东西。”